小飞德语及德福词汇红宝书升级QQ群号128772286 --★★★★★广州A1德语考试德福(TestDaF)德语培训专家网站★★★★★
作者:德语培训专家陈小飞老师 日期:2010-7-18 23:56:6
德语培训教师陈小飞
个人网站:www.chenxiaofei.com
广州汉德语言文化研究院-首席德语教师博客。
A1德语证书考试,(TestDaF)德福考试培训专家网站
————————————————————

盎格鲁-撒克逊-释义

  1.人类学上指不列颠祖先的分类:盎格鲁-撒克逊族(Anglo-Saxon),盎格鲁(Angles) 和撒克逊(Saxons)两个民族结合的民族(大部分英国人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后裔)
  2.语言学上指一种英语的分类:古英语或盎格鲁-撒克逊语(Old English或Anglo-Saxon),指从450年到1150年间的英语
  3.地理/历史:盎格鲁-撒克逊英格兰/盎格鲁-撒克逊时代,指五世纪中期,凯尔特(英文Celtic,拉丁文称Celtae或Galli,希腊文Keltoi,又译:克尔特)的不列颠被盎格鲁—撒克逊的英格兰所替代,盎格鲁人把不列颠称为“盎格兰”(“英格兰”一词的由来)

盎格鲁-撒克逊-概述

  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的本意就是盎格鲁(Angles) 和撒克逊(Saxons)两个民族结合的民族,是一个集合用语,通常用来形容五世纪初到1066年诺曼征服之间,生活于大不列颠东部和南部地区,在语言、种族上相近的民族。他们使用非常相近的日耳曼方言,被毕德认为是三个强大的日耳曼部族-源自日德兰半岛的盎格鲁人(Angles)和朱特人(Jutes)以及来自之后称作下萨克森地区的撒克逊人(Saxons)的后裔。盎格鲁人有可能来自Angeln,毕德描述他们的整个国家都来到了不列颠,留下他们空空的古老大地。 盎格鲁-撒克逊人(Anglo-saxon)的祖先来自欧洲大陆,是日耳曼人中的盎格鲁人、撒克逊人。大不列颠岛的土著居民是来自比利牛斯半岛的伊比利亚人,他们以创造了巨石文化而著称。后来,凯尔特人中的不列颠人、别尔格人等从大陆进入大不列颠岛,同化了土著居民,形成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最早基础。从公元5世纪起,盎格鲁人、撒克逊人进入不列颠。他们同化、消灭了一部分凯尔特人,将另一部分凯尔特人驱赶到西南和西北部的山区。9世纪,丹麦人对不列颠的侵略,促进了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形成。1066年,来自法国诺曼人征服了不列颠,他们在英法百年战争后融合在盎格鲁-撒克逊人中。

盎格鲁(Angles)

  盎格鲁人(Angles)是一个现代英语的词语,此单词来自日耳曼民族对自己祖先地——德国石勒苏益格盎格琳的称呼。

撒克逊(Saxons)

  撒克逊人(英语:Saxons,德语:Sachsen),原属日耳曼人,早期分布于今日德国境内的下萨克森(Niedersachsen)地方。西元5世纪中期,大批的日耳曼人经由北欧入侵不列颠群岛,包括了盎格鲁人(Angles)、撒克逊人、朱特人(Jutes),经过长期的混居,逐渐形成现今英格兰人的祖先。

日耳曼与盎格鲁-撒克逊

  日耳曼人(Germani或Germans)是古代占据中欧和东欧广大地区的部族,自称德意志人(Deutsche),古罗马人称之为日耳曼人。分布在莱茵河以东,维斯瓦河以西,多瑙河以北地区,从事游猎、畜牧为主,长期处于原始氏族社会阶段,其语系属于印欧语系日尔曼语族。公元1世纪末至2世纪初,部分日耳曼人由游牧生活转向农业生活,出现了土地分配不均的现象,少数军事贵族往往占有更多土地,军事首领(“王”)及其亲兵以征战为职业,战利品通过抽签方式来分配,首领常常多于亲兵。此时的日耳曼人已处于原始社会末期的军事民主制阶段。
  随着罗马帝国陷入危机,日耳曼人从北方多瑙河一带不断进入罗马帝国境内并展开袭击。罗马帝国后期(公元3—5世纪)分布在莱茵河以东的日尔曼各部族,主要包括法兰克人,伦巴德人,盎格鲁人,撒克逊人,汪达尔人等,以及迁到多瑙河下游和黑海北岸的哥特人。
  4世纪末,日耳曼人各部族在来自东方的匈奴人的压力下,相继卷入了欧洲民族大迁徙的洪流,从而加速了西罗马帝国的灭亡。那些进入罗马帝国境内的日耳曼人,纷纷在西罗马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日耳曼人王国,其中著名有:419年,西哥特人在西班牙建立了西哥特王国(714年亡于阿拉伯人);439年,汪达尔人在北非建立汪达尔王国(534年亡于拜占庭帝国);568年,伦巴德人在意大利北部建立了伦巴德王国(774年亡于法兰克王国);盎格鲁、撒克逊人进入不列颠,在同当地土著居民不断冲突的过程中,与其中的相当一部分人逐步融合。在整个日尔曼人的王国中,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是法兰克王国。
  北海日耳曼人如巴塔维人、弗里斯兰人/弗里斯人、考肯人、萨克森人/撒克逊人、盎格鲁人、朱特人等,后来形成盎格鲁-撒克逊人
  地名显示出一些其他的日耳曼民族曾经来到:弗里斯兰人(Frisians)在 弗兰斯汉(Fresham)、弗瑞斯顿(Freston)和弗理斯顿(Friston);佛兰芒人(Flemings)在佛兰普顿(Flemptom)和佛林比(Flimby);士瓦本人(Swabians)在士瓦弗汉(Swaffham);或许法兰克人(Franks)在法兰克顿(Frankton)和法兰克雷(Frankley)。
  可能在麦西亚国王奥发(755年-759年在位),或是阿佛列大帝(871年-899年在位)与他的继承者之下,盎格鲁-撒克逊的数个王国陆续建立。在艾塞斯坦(924年-937年在位)统治下,盎格鲁-撒克逊王国形成英格兰。

盎格鲁-撒克逊人

  现在大部分英国人就是盎格鲁-撒克逊人。

  盎格鲁、撒克逊是古代日耳曼人的部落分支,原居北欧日德兰半岛、丹麦诸岛和德国西北沿海一带。
  公元五世纪——六世纪,盎格鲁、撒克逊两部都有人群南渡北海移民大不列颠岛,在此后的三四百年间,两部落才融合为盎格鲁·撒克逊人。
  通过征服、同化,盎格鲁·撒克逊人与大不列颠岛的“土著人”(凯尔特人),再加上后来移民的“丹人”、“诺曼人”经长时期融合,才形成近代意义上的英吉利人(包括苏格兰人)。
  但从二战时看,盎格鲁·撒克逊人与日耳曼人已经疏远,反倒和英伦的原住民(土著凯尔特人)融为一体。
  盎格鲁·撒克逊人属于日耳曼民族,按英国早期历史学家比德(673—735年)的划分,他们来自三个不同部落:由丹麦半岛盎格恩(Angeln)来的盎格鲁人(Angles),由易北河下游来的萨克逊人和由丹麦日德兰半岛来的朱特人(Jutes)。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不列颠的征服开始于449年,遇到凯尔特人的顽强抵抗。公元500年,凯尔特人赢得巴顿山战役的胜利,半传奇式的亚瑟王就是率领凯尔特不列颠人抵御入侵的民族英雄。①在整个中世纪,围绕着亚瑟王形成了亚瑟王的宫殿、魔剑、圆桌骑士等等传奇。盎格鲁·撒克逊人征服不列颠以后,相继建立10来个小王国,经过合并剩下7个:3个撒克逊人王国——威撒克斯、苏撒克斯、埃撒克斯;3个盎格鲁人王国——东盎格利亚、诺森布里、麦西亚;1个朱特人王国叫肯特。英国史上称这七个王国并存的局面为“七国时代”(600—870年)。“英格兰”(England)来源于Englaland,意即盎格鲁人的土地。7个王国中以威撒克斯为最强,国王爱格伯特(802—839年)于829年初步统一英格兰。

盎格鲁-撒克逊语

  古英语或盎格鲁-撒克逊语(Old English或Anglo-Saxon)是指从450年到1150年间的英语。古英语和近代英语无论在读音、拼写、词汇和语法上都很不一样。古英语的语法和德语比较相近,形态变化很复杂。
  古英语的名词有数和格的分别。数分为单数、复数;格分为主格、属格、与格、宾格。因此一个名词的变化数目,将数与格的变化相乘之后,共有8种变化形式。此外,名词还分三个性别:阳性、中性和阴性。但是比较奇怪的是,这些性的区分并不是以性别来判断的,而且没有性别的事物也未必是中性。例如妇女就是阳性的。
  形容词的形态变化分为强、弱两种,它的数和格也共有8种变化。
  动词只有现在式和过去式两种时态变化。

盎格鲁-撒克逊时代

  

-600

  公元前地中海伊比利亚人,比克人,凯尔特人,先后来到不列颠。公元1-5世纪大不列颠岛东南部为罗马帝国统治。罗马人撤走后,欧洲北部的盎格鲁人、萨克逊人、朱特人相继入侵并定居。7世纪开始形成封建制度,许多小国并成七个王国,争雄达200年之久,史称“盎格鲁—撒克逊时代”。

“盎格鲁—撒克逊”时代

  总是以刻板的编年史的面貌出现,久而久之难免令人生厌,所以这次一我想从这一时代的史书谈起。现在一般公认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的第一部史书是威尔士修道士吉尔达的“Liber querulus de excidio britanniae”《哀诉不列颠的毁灭》其完成的年代约在公元540年,然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它都称不上是一部良史。它的价值在于,在有关盎格鲁.撒克逊人征服不列颠的历史材料中,它是最接近那个时代的。不过它的历史价值很小,因为它是“对不列颠诸候和教士邪恶的一部冗长的控诉”(《英国历史评论》),而不是一部严肃的历史。在盎格鲁.撒克逊时代最值得一提的历史著作无疑是比德的《英国教会史》。人称“英国历史之父”的比德可以说是第一个将盎格鲁.撒克逊时代入侵的传说作为信史来记述的人。吉尔达在其著作中将盎格鲁.撒克逊的入侵作为上帝对不列颠人罪恶的报应,这一主题在比德的著作中也再三的被重复。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吉尔达的记述中,盎格鲁.撒克逊人和土著的不列吞人在他的那个时代并未处在敌对的状态。我们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罗马时代的不列吞人在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入侵中大都安然无恙,绝大多数的现代英格兰人都是他们的后裔。换句话说,作为入侵者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在人数上是远少于土著不列吞人的。那为什么盎格鲁.撒克逊人以如此之少的人数却能最终成为人多势众的不列吞人的主宰呢?约翰·戴维斯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指出被盎格鲁.撒克逊人所征服的恰恰是那些罗马化程度最高的地区。罗马帝国四个世纪的统治即给不列吞人带来了文明又使得他们处处依赖帝国政府,因此在失去了罗马军团的保护后,不列吞人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无法自立。因而肯特和苏塞克斯等东南部的土著面对着极少数的盎格鲁.撒克逊入侵者所做出的唯一反应也就是屈服。戴维斯的另一种解释引人注目:不列吞人被迅速征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瘟疫。六世纪时不列颠遭到了发源于埃及而后席卷整个地中海周边国家的瘟疫袭击。瘟疫是由来不列颠贸易的东方商人传入的。如果说这场瘟疫真的在不列颠流行的话,对于不列吞人而言绝对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从现在的研究来看,盎格鲁.撒克逊之入据不列颠更有可能是一个在数百年间逐步完成缓慢进程。当然这一进程有时是平和的有时也会有流血冲突发生,在诸多的武装冲突中不仅有盎格鲁.撒克逊人和不列吞人的还有凯尔特人、皮克特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所谓的大破坏和大屠杀更多是古代作家的夸大其词,没有证据表明曾经发生过一场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不列吞人的决定性战役。故而有关瘟疫导致征服的论断也就不那么深入人心了。
  五世纪和六世纪不列颠的历史今天我们了解的很少,传说中的英雄阿瑟王就生活在这个时代中。在比德的著作中记载了不少的国王和首领,或许阿瑟的原型正是其中的一位,总之这一时期的许多史实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澄清。
  七世纪和八世纪时,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王国逐渐兴起了:肯特(裘特人的王国)、诺森伯里亚、麦西亚、韦塞克斯。在我们关注这些王国的兴衰起伏的同时,盎格鲁.撒克逊人宗教信仰的转变更加引人注目。公元597年凯利安修道院院长圣奥古斯丁受教皇格里高利一世之命前往肯特传教。圣奥古斯丁除了大力传播福音外还大声疾呼归还罗马帝国的故地以此来抬高教皇的声望。在肯特国王艾塞尔伯特那里圣奥古斯丁受到了礼遇。艾塞尔伯特刚娶了一位墨洛温王朝的公主贝沙--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尽管不很理解,艾塞尔伯特还是在他法兰克妻子的影响下昄依了基督教。比德记载了罗马教庭在英格兰发展势力的史实,格里高利一世在他给圣奥古斯丁的信中称:“……蒙主的仁慈和你的不懈努力,英格兰新教会已经被引领到全能的天主的恩惠之中……”(之所以只提英格兰是因为在威尔士和苏格兰罗马帝国时代的教会组织保存了下来)。圣奥古斯丁在英格兰的头一年里成功得使大批的异教徒转变了信仰,这成为了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格里高利一世对英格兰教会的经营一个宏伟的蓝图:伦敦和约克将各有一位大主教(每位大主教下各有十二位主教)。由于伦敦不在艾塞尔伯特国王的治下,肯特的坎特伯雷进入了教皇的视野。在坎特伯雷圣奥古斯丁晋升为大主教,坎特伯雷作为大主教的驻节地直至今日。以坎特伯雷为中心圣奥古斯丁开始了英格兰教会的建设工作,格里高利通过信件对圣奥古斯丁不断的施加影响,使得英格兰的教会事务得以按照他的想法进行。不过从史料中我们看不到格里高利或圣奥古斯丁有任何企图与凯尔特教会建立联系的行动和意图。建立教会的繁重工作几乎将圣奥古斯丁压垮,因他虽然精于宗教事务但对日常的纷繁俗务却力不从心。公元605年,格里高利一世和圣奥古斯丁先后逝世。不久以后,对圣奥古斯丁给予热情支持的艾塞尔伯特国王去世。艾塞尔伯特的继承人伊德鲍尔德重新恢复了偶像崇拜,根据比德的说法后来他在亲眼目睹圣彼得的圣迹而迷途知返。此时英格兰北方的强大王国的统治者是爱德文,他娶了艾塞尔伯特的女儿艾塞尔伯格(小名塔塔)。王后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她在教皇卜斯法尼的感召下使自己的丈夫昄依了耶酥基督。公元625年,格里高利一世梦想的约克教会成立了,艾塞尔伯格选择了波莱纳斯作为约克的主教。尽管看上去“主的事业”进行的很顺利,可是麦西亚王彭达的进攻表明及至八世纪中叶基督徒在北英格兰的影响依然有限。
  公元668年,坎特伯雷大主教的职位空缺,塔尔苏斯的西奥多被任命为新任大主教。由于他原本是一位希腊学者,因此他必需接受完全陌生的西方教会的仪规(把原来的圣保罗发式改为冠状式)。在另一位希腊教士哈德良的辅佐下西奥多大主教巡视了全英格兰奠定了各地主教辖区的基础还任命了多伊奇、温彻斯特、罗切斯特的主教。当西奥多到达坎特伯雷时,有一位主教在亨伯河以北另有两位在亨伯河以南这两位主教分别是凯尔特人切德和里彭的威尔弗雷德。里彭的威尔弗雷德因在诺森伯里亚大力宣扬教会的权威而声名大振,然而后来他由于与埃格弗里德国王的一次争吵而被流放。西奥多心满意足的看着这个曾经顶撞过自己的主教的垮台,他还不失时机的改组了英格兰北方的教会组织,新教会规模虽小但效率很高且便于大主教的控制。此后的二十年间,英格兰的主教辖区被确定为约克、赫克瑟姆、里彭和林塞四地。西奥多还重新确立了不分政治边界的全英格兰的宗教会议。西奥多在不列颠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他建立了一套将凯尔特教会的教产转移至英格兰教会的机制。这一在罗马教廷和凯尔特教会共同努力下所达成的创举使诺森伯里亚王国在得七世纪末期出现了一个文化高潮。在后来的漫长岁月中从不列颠这个基督教世界的北方边陲逐渐形成了一种浓厚的学术传统,这一传统成为中世纪的西欧文化的发展源泉之一。恐怕当时西奥多并没有想到这一步,这真可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英格兰修道院的出现和一位虔诚的诺森伯里亚贵族别号本尼狄克的比斯科普有关,他分别于公元674年和681年建立了韦茅斯和贾罗的修道院。这两座修道院对于修道士制度在英格兰的推广起了重要的作用。比斯科普长途跋涉六个月前往罗马面见教皇阿加塞并带回了许多珍贵的手抄本,正是这些抄本将诺森伯里亚的文化引入了一个黄金时代。在这一时代中所涌现出来的最杰出的学者无疑就是比德。这位被子孙后代尊称为“庄严比德”的神父生于公元673年逝于公元735年。比德在七岁时“由他的亲属托付给本尼狄克院长抚养。”(托马斯.富勒《教会历史》)他此后的一生便都在修道院中度过,先是在韦茅斯一年,后前往贾罗。尽管比德最远也只不过到过约克,然而他却毫无疑问是当时全英格兰最最博学多才的人。在比德所在的修道院中,图书室的藏书非常丰富,这使他获益匪浅。他曾激动地谈到了本尼狄克.比斯克普访问罗马时带回的那些珍贵的手抄本。比德的崇高声望正源自于他对比斯克普的手抄本的注释以及他所编写的诸多历史著作,其中最富胜名的就是那《英吉利教会史》。比德的著作反映了新兴的英格兰本土文化的发展,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已经在不列颠扎下了根,他们需要有人可以将本民族的历史记载下来流传后世。在结束对英格兰宗教历史的回顾以前,我想简单介绍一下英格兰教会对欧洲大陆的影响。加洛林朝的查理.马特和“矮子”丕平在与好战的北方日尔曼诸部族(主要指萨克森人和维金人)的斗争中都以基督教作为精神武器。来自英格兰教会的教士们尤其受到法兰克君主的器重,他们经常随军出征足迹遍及西欧和北欧。上文曾经提到的那位里彭的威尔弗雷德在被驱逐出诺森伯里亚后来到了欧洲大陆,他和另一位名叫威力布洛德的修士改弦更张奉罗马教廷为正宗。在所有的英格兰教士中数邦尼费斯最有作为,他以自己在美茵兹的主教辖区为中心极大的拓展了日尔曼腹地的教会组织。出身约克的阿尔昆是被视为当时欧洲最卓越的学者之一。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英格兰的教会对于中世纪早期西欧文化文明开化的作用是多么的巨大。可以说盎格鲁.撒克逊教会这个罗马教会与凯尔特教会结合的产物其对今天的欧洲文化或西方文化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
  就在英格兰的教会声名远播之际,英格兰的政治版图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公元418年最后一批罗马帝国的驻军撤离英格兰,早已习惯帝国政府管制的不列吞人的感受就有如被亲生父母抛弃一样。北方的凯尔特人和爱尔兰的皮克特人趁着罗马驻军撤退的机会重现开始了对英格兰的侵袭。五世纪三十年代起这种侵袭愈演愈烈,公元443年最后一位不列颠使节来到了罗马恳请西罗马帝国施以援手,并保证不列吞人愿意永远作罗马皇帝的顺民。然而此时的西罗马帝国早已失去了当年西欧诸民族宗主的威风。罗马大将艾息阿斯为了抵御巴兰德和阿提拉数十万匈奴铁骑的威胁将莱茵河和高卢的守军全部撤走。对于不列吞人的呼吁,他只能委婉的表示自己实在无能为力。遭到拒绝的不列吞人终于意识到罗马军团是不回再回到不列颠来了,为了自卫他们作出了一个历史性的抉择:向盎格鲁—撒克逊人求援。

盎格鲁-撒克逊-历史渊源

  

25

  拜占廷皇帝查士丁尼力图在西方恢复罗马帝国的统治,于533年派贝利撒留远征北非。汪达尔人被击败,迦太基陷落。汪达尔人残部又坚持了三年,534年汪达尔王国终于灭亡。拜占廷军队依靠曾被汪达尔人剥夺土地和财富的奴隶主和教士的支持,在北非重建行政机构,恢复罗马的统治。
  5世纪初,当西哥特人盘锯高卢西南部时,高卢东南部为勃艮第人占领。勃艮第人以里昂为首都,建立了勃艮第王国。公元534年,勃艮第王国被法兰克王国吞并,但勃艮第人的文化和风俗习惯却长期保留下来。
  在北方,法兰克人是最强大的部族,原居住于莱茵河中下游以北地区。从3世纪中叶到6世纪,法兰克人越过莱茵河向罗马帝国侵袭、移民,逐渐占领了卢瓦尔河以北高卢的大部分地区。5世纪下半叶,法兰克诸部落中以萨利安法兰克人和利普利安法兰克人两支最为强大。486年,萨利安法兰克人的军事首领克洛维率兵扫平罗马在高卢的残余势力,以苏瓦松为都,建立了法兰克王国。公元496年,克洛维率三千亲兵在兰斯接受洗礼,皈依天主教。这一举动得到了教会和高卢罗马贵族的热烈称颂。罗马帝国灭亡后,失去靠山的罗马基督教会和罗马贵族急于在新建立的蛮族王国中寻找新的政治支柱。但是当时帝国境内的日耳曼各族都信奉阿里乌派异端。宗教对立使他们敌视这些“蛮族”国家。克洛维率法兰克亲兵皈依天主教,使基督教会和罗马贵族的精神为之一振。克洛维也乘机把教会和罗马贵族的支持变为自己征服扩张的工具,把自己扮作天主教会的保护人和罗马帝国的继承人。公元500年,克洛维征服了勃艮第王国,507年又将西哥特人赶出了高卢,508年东罗马皇帝授予他执政官的称号。在克洛维去世前,法兰克已统一高卢大部分地区,并向莱茵河以东扩张,成为西欧蛮族王国中疆域最大的国家。
  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原居北海之东的日德兰半岛,两部落语言风格相近,故合称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在公元5世纪渡海来到大不列颠岛。大不列颠岛原是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在蛮族迁徙浪潮中,罗马政府自顾不暇,于407年撤回了最后一批驻军。这给了盎格鲁撒克逊人一个入主大不列颠的良机。不过征服的历程并不一帆风顺,有些不列颠人逃入西部或北部山区,长期坚持反抗斗争。西部形成威尔士,13世纪才被征服;北部形成英格兰,18世纪才纳入英国版图。盎格鲁撒克逊人在确立自己的统治地位过程中,同当地的凯尔特人以及后来的丹人、诺曼人等长期结合而形成英格兰民族。英格兰民族融合过程中,曾出现许多小国,各国互相争雄,战事频繁。后又经历了长达三百余年的“七国时代(Heptarchy)”。公元829年,威塞克斯国王爱格伯特统一各王国,建立了英格兰王朝。
  伦巴德人原居于易北河左岸,6世纪移居潘诺尼亚,后以雇佣兵身份替东罗马帝国效力。568年,伦巴德人在其首领阿尔波音率领下,入侵北意波河流域,定居立国,以拉文那为都。774年,终为法兰克的查理大帝所兼并。一般认为,法兰克人对意大利的侵袭是日耳曼民族大迁徙的最后一幕。

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影响

  

英国早期文学就是从盎格鲁-撒克逊时期开始,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当属北欧祖先史诗《贝奥武甫》。著名魔幻派代表作《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又译《魔戒》)的作者约翰·罗纳德·鲁埃尔·托尔金(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一般简称他为J. R. R. 托尔金),幼年时期便熟读《贝奥武甫》并痴迷于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一九二五年担任牛津大学盎格鲁-撒克逊学的教授,以研究盎格鲁-萨克森语著称。《指环王》的立意便是“创造属于英国的神话”,作品中更是大量借用北欧传说及《贝奥武甫》的内容,其中专为小说而发明的至少两种语言,都借鉴了盎格鲁-撒克逊语。

盎格鲁-撒克逊-关于《贝奥武甫》的书摘

  一、从“不列颠”到“英格兰”
  与欧洲大陆隔海相望的不列颠岛上,很早就居住着克尔特人。他们当中的布里顿族,在大约公元前5 世纪进入不列颠,“不列颠”一词便来源于克尔特人的“布里顿”一词,意为“布里顿人的国度”。克尔特人的口头文学历史悠久、丰富多彩,内容有多神教的神话故事和英雄传说,其中亚瑟王的故事不断流传、扩展,成为英国和西方文学的创作素材的一大源泉。
  公元前55 年开始,罗马人由侵略到逐渐征服了不列颠,把不列颠划为罗马帝国的一个省,并带入了罗马文明。他们的许多军事要塞发展成为今天的重要城市,他们修建的大道有的到十八世纪还是交通要道。在古英语文学中保存下来的一首短诗《废墟》中,一位生活在七世纪的诗人凭吊被撒克逊人摧毁的罗马人的城镇,寻觅当时当地大厅浴堂的盛况而不可得。罗马的势力维持到5 世纪初期。北欧的日耳曼人的骚扰不列颠的同时也大举入侵罗马帝国,罗马人不得不从401 年起撤回本土,专心御敌,9 年后罗马帝国皇帝宣布放弃对不列颠的主权。罗马人在统治不列颠的350 年中,对不列颠的语言文学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
  五世纪中期,日耳曼人中的盎格鲁、撒克逊、朱特等部落从欧陆渡海来到不列颠。他们遭到了当地居民猛烈的反抗,大约150 年后才征服不列颠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区。一些土著克尔特人沦为奴隶,又有一些克尔特人被驱赶到北部、西部的山区、威尔士、苏格兰,甚至渡海到爱尔兰、布列塔尼半岛。盎格鲁人把不列颠称为“盎格兰”,这便是“英格兰”一词的由来克尔特的不列颠被盎格鲁—撒克逊的英格兰所替代。盎格鲁—撒克逊人在征服和国家形成过程中,氏族制度逐渐解体,封建制度逐渐形成,多神教也逐渐为基督教所代替。盎格鲁—撒克逊语便是古英语,英国文学史就是从五世纪盎格鲁—撒克逊族的征服开始的。
  二、来自北欧祖先的史诗:《贝奥武甫》
  如同许多民族,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诗歌来源于人民的口头集体创作,反映了远占部落人们的生产劳动、对自然与社会现象的幻想性解释。在这些诗歌世世代代的相传过程中,逐渐出现了以诗歌创作、吟诵为职业的吟游诗人;自己创作并演唱的诗人被称为“斯可卜”;演奏他人作品的歌者则叫“格利门”,但后来这两个名称都指自作自唱的艺人。他们在王室贵族的宴会厅上吟唱助兴,曾受到相当的厚遇。在他们的演唱中,民间故事和传说得以保存、增删和润饰。渐渐地有些故事有了写本,有的写本又被保存下来。我们只能从现存的抄本中窥见盎格鲁—撒克逊时期英国文学中第一部伟大的作品。
  《贝奥武甫》的故事是由盎格鲁—撒克逊人带到英国的,所以有浓厚的北欧气息。这部口头流传6 世纪的长篇叙事诗大约写成于公元8 世纪,此时正值中国的唐朝。现在的手抄本是在公元10 世纪写成的。
  长达3000 行的《贝奥武甫》,讲述的是古代英雄与魔怪搏斗的传奇冒险故事。贝奥武甫是六世纪的一个历史人物,但在诗人们的笔下,他成了一位神话中的英雄人物。这位瑞典南部高特族的年青贵族,闻知妖魔格兰代尔屡屡夜袭丹麦国王洛兹加的宴会厅,杀害并掳走醉卧酣睡的武士,便带14 名勇士渡海相助。洛兹加国王在“鹿厅”中款待客人们。当晚,贝奥武甫与同伴们留宿屡遭血劫的“鹿厅”,格兰代尔闯入攫食武士,贝奥武甫与格兰代尔一场恶斗,以超人的臂力战胜了妖魔,并扯断了他的一只胳膊,负了致命伤的格兰代尔逃走。贝奥武甫的功绩得到称颂,国王酬以厚礼。但是格半代尔的母亲为儿子报仇,再次来袭,抓走了国王的亲信爱斯舍尔。贝奥武甫追踪到潭内洞穴,用洞中的魔剑砍杀了母怪,又取下格兰代尔的首级归来。贝奥武甫青年时期的功绩构成了长诗的第一部分。
  诗的第二部分描写老年贝奥武甫的事迹。他从丹麦凯旋回国后被立为王储,在国王去世后成为高特人的统治者,清明治理国家50 年。当他年老时,有一条火龙因为看守的宝物被盗而发怒,喷火焚烧,祸害乡里。年迈的贝尔武甫为解救人民,披甲执盾,率臣卜前去斩杀毒龙。他在年轻勇敢的侄儿威格拉夫的帮助下,杀死了凶猛的火龙,自己也身负重伤死去。人民在哀悼中为他举行了火葬。
  《贝奥武甫》中出现或提起的许多人物来自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如丹麦的洛兹加王和高特族的希格拉克王都实有其人。歌者吟诵的表现家族内部与家族之间世仇的“芬的故事”;贝奥武甫回忆中涉及的高特人与瑞典人间的部落战争,也有历史根据。而在对贝奥武甫的描写上,除了他是希格拉克王的外甥和继承人外,没有保留其他历史事实,把历史人物和神话英雄融合了。英国人的先租来自北欧,在那里他们背靠森林、面临大海,时时会遇到来自自然的未曾意料和难以抵御的危险。他们在贝奥武甫杀妖斩龙的故事里,表现他们在孔武有力的首领的领导下与自然界敌对力量的搏斗,诉说这种搏斗的艰辛和对胜利的希冀。
  长诗主要反映的是异教的氏族社会。在氏族社会里,个人与氏族或部落的关系非常密切,人们面临生存斗争的困难,需要集体的力量,氏族的庇护。这种强烈的集体感使他们把保护亲人和族人作为个人重要的责任。贝奥武甫把保护人民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不惜自我牺牲。他体恤民情、勇敢强壮,是人们理想的英雄。在他的葬礼上,“他们,高特人,哀悼他们的亲人,/哀悼他们的王上;/宣称他是世上所有国王中/最善良的人,最温柔的人,/对人民慈爱,最渴望得到一个好的名声”。盎格鲁—撒克逊人信仰多神教,他们以泛灵论的认识方法和比拟类推的思维方法,通过想象去解释各种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他们把战神瓦丹看作主神,认为雷神索尔支配天空,提乐掌管阳暗,厄斯特尔是春天女神,等等。而各神还要接受可怕的万能的命运女神菲尔特的命令。在《贝奥武甫》中经常提到命运,把她作为决定性因素。但是,作为在向封建时代过渡时期的英国写成的诗篇,《贝奥武甫》也反映了七八世纪英国的风貌,有许多封建因素和基督教色彩。在诗中宫廷生活图景中,我们可以看到封建时代推崇的封建等级观念、道德规范已经建立。国王领导和保护领主,领主臣属们则感念主恩、忠诚国王,勇敢无畏。贝奥武甫斗火龙时,卫士们的退缩受到指责,威格拉夫的舍命相救得到称颂。诗中对血族仇杀、僭夺尊位等行为进行了谴责。基督教影响也渗入了诗中。歌者有时在叙述中插话,指出上帝的万能力量,哀叹异教徒不能见上帝那种不可见力量的不幸。妖魔格兰代尔被称为受上帝惩罚的该隐的后裔。《贝奥武甫》反映了氏族社会中早期封建社会数百年中的生活风习,兼有氏族时期英雄主义和封建时期的理想,混合了异教和基督教精神。
  《贝奥武甫》也代表着古英语诗的艺术特色和成就。古英语与现代英语相当不同,现代英文读者读起来非常困难。它有高度的屈折变化形式!像近代德文那样,它的意义不取决于词的位置而是词尾的变化。古英语中有很多同义词,常用“隐喻复合字”,如把海称为“鲸鱼之路”、“水街”、“海豹浴场”。长诗中便是如此,对“兵士”就用了“执盾者”、“战斗英雄”、“挥矛者”等说法。诗人常用一些不同的形容词来重复描写同一事物、现象,国王洛兹加被称为:“丹麦人的国王,贤明的统治者,善良的父亲,施予赏赐的思主”。
  古英文诗的基本形式是头韵,即用来押韵的字都以同一辅音开始。每一行通常有四个重读音节,每行中间有一个停顿。通常头三个重读音节,更多的是头两个重读音节,都用头韵。《贝奥武甫》便是如此。我们读到这样的诗行:
  Steap seanlitho—Stige nearwe
  (陡峭的石级—狭窄的小路)
  或是:Flod under foldan—Nis thaet feor heonon
  (地下的洪流—离此处不远)
  在宴会厅里,歌者随着竖琴的拔弦声,朗诵着这短促而显单调的音节,
  歌颂英勇豪迈的祖先。
  《贝奥武甫》反映了盎格鲁—撒克逊时代英国民族的历史和思想情感,具有史诗的广阔和庄严气概,被看作是英国人民的民族史诗。

盎格鲁-撒克逊-音译问题

  几种说法:
  1.萨克森:Sachsen,德国一个地区的名字,欧洲古老部族
  2.撒克逊:古代欧洲一个部族的名字,德文是Sachse,复数:Sachsen
  3.无“萨克逊”
  4.进入不列颠、并且发生民族融合之后的,Anglo-Saxon,亦即英国人,就变成“盎格鲁-撒克逊”,除此之外,都是“萨克森”
  5.上海译文的英汉大字典Saxon条中文部分:
  (1)撒克逊人(5-6世纪曾征服英国部分地方的西日耳曼人)
  (2)撒克逊语(指撒克逊人定居地区的古英语方言)
  (3)(现代德国的)萨克森人……
  (5)盎格鲁-撒克逊人……
  (8)(德国)萨克森王室(公元919-1024)成员。
  6.有一说Anglo的典故是这样的,黑暗时代,岛上的人被卖到罗马做奴隶,教廷的人看了大为赞叹,金发碧眼,和天使一样.感叹他们虽然像天使却是异教徒。Anglo就是这样来的。
  还有一说,与天使无关。英语中昂格尔人写作Angles(collect.),angle一词本身是“角”,因为这个部落居住在滨临波罗地海的一块半岛上,此半岛形状如同一只角。
  Anglo-Saxon的本意就是Angles 和Saxons两个民族结合的民族。
  两者中盎格鲁基本离开了大陆,把老家留给了丹麦人,撒克逊人还在大陆上留下相当大的势力,让查理曼大帝打了30年,屠杀无数才征服。
  汉语翻译时为了区分留在大陆和去英国的撒克逊就把一个叫做萨克森一个叫撒克逊,但英语和德语里就没有区分。
  另外,撒克逊人比盎格鲁人更残暴,撒克逊saxon来自他们使用的大砍刀sax或scramasax,现称seax。盎格鲁Angeln来自angon,意为带倒钩的矛(拉丁文angulus为“角”之意)。
  七国时期(Septarchy)的七国国家从北至南是诺森伯利亚(Northumberia,即意为:翁伯河以北的国家),麦西亚(Mercia,,“怜悯”),Essex(east-saxon,东萨克森国),East Anglia(东昂格里亚,盎格鲁人的国家),Wessex(west-saxon,西萨克森国),Sussex(south-saxon,南萨克森国),Kent(肯特国,大致为现在英国的肯特郡)。以上国家中,中部、西南部的Essex、Wessex、Sussex均为萨克森人国家(从名字就能看出),中北部到北部的East Anglia、Northumberia、Mercia为盎格鲁人国家,只有东南沿海的Kent为朱特人国家。所以英国也被称为Anglo-Saxon人,其实当时攻击英伦群岛的还有朱特人,只是势力太小被排除在外了.最强大的也不是一直是萨克森人,而是从盎格鲁人逐渐转移到萨克森人,国家势力从东转西。
  7.照上文解释的原因,Essex(east-saxon,东萨克森国),Wessex(west-saxon,西萨克森国),Sussex(south-saxon,南萨克森国),分别应该是东撒克逊、西撒克逊、南撒克逊。
  实际上,英国史的译作和著作更习惯于写作音译:埃塞克斯(Essex)、威塞克斯(Wessex)、萨塞克斯(Sussex)。
  历史学家告诉我们"盎格鲁·撒克逊使命" 这个词指的是公元8世纪基督教的传播。 但一千年之后,这个词现在有了另一个意思,一个更加邪恶的意思
相关日志:
上一篇: 2010年11月德福考试成绩喜报和经验总结  
下一篇: 德国队南非世界杯搞笑歌曲-德语中文字幕  

昵称:*
密码:   [游客不必填写]
主页:
标题:*

提示:代*的和内容必须填写!!